关于 | 猎人杂货铺

关于

简而言之

只不过是一介码农,希望能和优秀的人共事,一起影响世界。

关于我

毕业后,我就职于某美丽海滨城市的某互联网企业,负责公司升级相关的流程开发和维护、以及流程引擎的相关研究和开发。恰巧在学校有学习过神经网络,有幸参与了公司智能客服项目的算法研究,以及系统的部分架构设计。

在职期间,因做了几个不错的项目,绩效比较优秀,也取得了一点小成就:连续两年升职、年度优秀个人奖、创新团队奖、专利奖等。

后来有看到教育方向上的机会,和同事朋友离职创业,开发和推广 K12/STEAM 相关产品。在团队里的职位相当于「技术负责人」,系统的架构、技术选型基本都需要我参与,当然也还没有完全脱离开发。

无奈因资金链问题,项目持续了半年之后,不得不告一段落。在「北方」漂了好久,最终还是选择来广东发展了。

创业之心死了吗?我的答案是没有,未来若是遇到好的机会,我还是会跳出来尝试。

技术栈

作为一心想成为「架构师」的码农,我的技术栈当然不会仅限于某一方向。

PHP

从研一就开始折腾 PHP 开发了,经历过最原始的 PHP/HTML 混合写法,目前更倾向于主流的前后端分离方式。曾经使用过几个框架,比如国产的 ThinkPHP、禅道,以及流行国内外的 CI 和 Laravel。

尤其热衷于 Laravel 这个号称最优雅的框架,曾经基于 Laravel 重构了自用图床 ImageX。

Python

最早的时候,我主要用 Python 来刷 LeetCode,以及写一些像自动备份的脚本。

后因项目需要,使用 Python 进行机器学习相关的开发。也因此项目对神经网络有较系统的认识,了解自然语言处理的基本手段和常用模型,具备阅读理解文献并将理论转换为实用模型的能力。

AI 相关的模型和架构设计方案也有所积累,创业前期还给雀巢做了个小程序,用于识别带特定 Logo 的杯具并触发游戏。

JS

PHPer 一般都会写点 JS,我也不例外。

前端更新换代太快,只敢说基本会用,遇到问题能快速学习,偶尔也会在博客中分享一些问题的解决过程。

喜欢 Vue,创业项目基本使用 Vue 进行前端开发,效率很高。开发过一段时间的 Electron 应用,对 nodejs 服务端也有所了解。

Docker

之前一直在 Linux 系统上搭环境,现在喜欢上了 Docker,租了几个 VPS 小鸡,利用 Docker Swarm 组了个小集群,通过 Portainer 进行服务管理,配合 Traefik 实现了服务的自动发现和负载均衡。

拥有几年使用 Docker 和 Docker 集群的管理经验,踩过不少坑,大概可以说是非常熟练了。

嵌入式

本科阶段经常玩嵌入式软硬件,工作之后反而比较少接触了。

直到这次教育方向的创业项目,因为要开发一款少儿编程启蒙玩具,我又重操了旧业。

从电路板设计到驱动开发,再到玩具外壳设计,把该踩的坑都踩了一遍,以后再做类似的小玩意会比较得心应手。

To Be Continued

嗯,就介绍到这里吧,有机会再更新了!

毕业之前的故事

如果说「生命在于折腾」,那么以我目前所经历的来看,不算白活。

从某年某月开始,对电脑着了迷。大学选专业的时候,不满足于纯软件的开发方式,选择了「机测控」这个专业,机械、电子、计算机各不耽误。大学四年除了上课、实验、考试,基本上都在参加「嵌入式」相关的比赛以及创业赛。

大三面临做「读研还是工作」的抉择的时候,萌生了出国留学的想法。大三暑假实习结束之后,准备了半个多月的雅思和 GRE,各种套辞的攻略也是准备得很「充分」。在保研面试前一天,雅思考试成绩出来了,离预期有点差距。于是打算选择保研,暂时留在西交。

在一次实验课上,和带课老师促膝长谈,彼此互相欣赏。课后我决定研究生的导师就选他了,当时老师也已经在脑海中给我铺好了路,有意把我当「公司一把手」培养。

但是因为一些意外,我没有办法自由选择导师。最后从几位「大牛导师」中选择了一位常驻国外的「千人学者」。从此开始了研究生的不归路。

研究生三年,我研究的是最前沿的光学技术「双螺旋点扩散函数」,不久前有学者因将该技术用于超显成像获得诺贝尔奖。从公式推导到验证算法的编写,再到实验光路搭建和调试,最后花了导师几十万经费搭了个基本的实验台,一个人走得很是艰辛。

也是从研一开始,我才真正接触 PHP 网站开发和运维,和几个同学创建了校内资源分享站点「南洋 PT」,最高日活用户 3K 起,这大概是我们几个创始人最得意的产品了吧。也是因为这个站点,从实践中学习了如何运营产品以及管理团队。

前前后后,也有和其他同学尝试一些创业项目,像「异客特产」「小咚馆」之类的小商城也是有做过。虽然失败了,也算是有不少的收获,比如如何做 SEO 优化等等。

毕业之际,因为研究生的方向实在是太前沿太冷门,可选的去处太少,又不甘心去研究所混日子,所以走上了互联网这条脱发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