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令人遗憾的是我本可以 | 猎人杂货铺

最令人遗憾的是我本可以

开篇的话

最近听到的新闻里,似乎和「博士」有关的比较多,一是华为曝光的年薪百万的博士名单,二是某高校女博士的暧昧事迹曝光。突然就想起了一些念研究生期间的往事,再看看从毕业到现在,瞬时有诸多感慨。

读博很难也很简单

难,难于上青天

读博是很难的,难在选方向选导师。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古枯。君只看见被曝光的年薪百万博士,羡慕不己,却看不见多少没有赶上大数据、人工智能、5G 的风口的博士默默无闻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

在此之前,我们在微博、知乎上看到的更多的是博士对自己的导师是如何卑躬屈膝,因受不了不良导师的压榨而轻生的也不少见。

保研之前,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出国读博,一个非常欣赏我的老师当时建议我留校读完硕士再考虑读博的事情也不迟。至于最终为何不出国,我就不废话了。

读研期间,我也算是遇到过形形色色的讲师、教授、院士、长江学者、大千人、小千人,也从他们学生那里多少听到些事迹。学术圈也终究是个圈,圈子大了什么人都会有,有人的地方也就有斗争。

也是因为看多了身边事,对科研圈有些反感。想做一些实在的事,也不太愿意把 4~ 年的时光随便「托付」给一个人,所以上了互联网的船。

易,易于反掌

纯粹的读博是很令人身心愉快的。一博士学长曾经和我说过,科研带给人的快感比 XXOO 都爽。

话糙理不糙,和自己研究圈里的人「互相吹牛」,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尽情地挖掘,没有那些恼人的变态需求,一心追求真理与真相的状态很舒服。

读研期间,我推导了蛮多公式,也做了些许实验,可惜到毕业也没能正式对外发表。前几天,一个老师突然联系我,说是用了我的一些数据发表了文章,然后就未署我名一事向我表示道歉。

后来我查阅了下,实际是发表了两篇 SCI 论文,一区二区各一篇,文中大部公式、数据和图片均出自我的毕业论文。我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是觉得这位老师不太厚道;二是略觉得欣慰,觉得我的工作还是受到认可的;三是觉得遗憾,如果在校期间发表,除了额外的奖金,我的研究生三年或许会阳光不少。

是否自我要求太高

前些日子,在校期间申请的发明专利也正式通过审核了。在当时我还以为不可能申请下来,就像当时我以为我的科研成果不值一提时的想法一样。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对自己要求太苛刻了。是不是外界的期望水平并没有那么高,我设置了过分高的目标,而实际上我已经做得很好,我可以大声地说「看,这多厉害」!

有时候,我觉得我是一个笑点高、泪点高、XX 点都高的人,总是面瘫的表情,很少能有开心/难过/惊喜的时候。可能是年纪轻轻地就已经风轻云淡了,感觉身边大多数事情都在自己的想象空间内,没有意外。

Ending

我只不过是一介码农,希望能和优秀的人共事,一起影响世界。

我也只不过是一介愚人,随处走走,到处看看,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猎人杂货铺 • 微信公众号』
  • 本文作者: HunterX
  • 本文链接: https://hunterx.xyz/2019-07-30-log.html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BY-NC-SA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