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 2020 年中的焦虑 | 猎人杂货铺

写在 2020 年中的焦虑

突然的焦虑

本来还想今晚整理一篇 AI 入门的文章,从现在的心情来看,这篇文章得推迟了。

和往常一样,挑个空闲的晚上,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本来是互相了解对方的生活和身体健康情况,结果在寒喧结尾被疯狂暗示般地催婚了,内心的焦虑感莫名被放大,一个劲儿地想逃离。

感情和所谓的婚姻

相处了几年的女友要读研,读研或许是一件好事,只是她想去的城市和我工作的城市天南地北。

而我受够了异地,也不想给工作繁忙的自己再埋一些定时炸弹,加上对方家长不那么友好的态度。在反反复复的折腾中,这段感情大概算是无疾而终了。

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我不太能理解爱情是什么,也无法理解婚姻是什么。而这些我不能理解的事情,我没有那么多动力去做。

尽管我像是拥有着强大的内心,但我越来越觉得我有点被外界影响到了,以至于产生了焦虑。看着朋友圈的朋友从晒作业、到秀恩爱、再到晒娃,我除了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也有种被同辈被时代抛弃了的感觉。

我是矛盾的,内心有两个小人在不断对峙,一个对我说「你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就该过大家一样的生活,在合适的年纪做合适的事情」,另一个对我说「即使你是普通人,你也可以拥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不想爱就不爱」。

我也不是不曾想过尝试喜欢一个人,想和她共建家庭。只是每当想起自己什么都未定,身上背着太多的压力,就还是原地不动,逐渐冰封。

而我现在的想法,我不想去爱一个人及她的家人,我只想找一个和我有类似想法的人,以契约的形式结婚,假装过正常人的生活。或许,这是对我精神世界伤害最小的选择。

工作和读研

机缘巧合地进入了互联网,成为了某些人羡慕的「成功转 IT」的一员。但是,现在的我真的快乐吗?

除了头部企业的头部部门,可能需要有科研经验的硕士/博士研究生参与研发工作,大部分岗位都是有利于新鲜的本科毕业生。毕竟他们年轻,年轻意味着可塑性强、而且能加班,哪个企业不喜欢这样的呢。

所谓的三年科研经历,对于互联网人而言,除了申请某些补贴有优势,对于靠工作积累财富这件事,并没有多少益处。反而,当我看到那些本科毕业出来工作的同辈,现在已经有房有车、小日子过得舒服极了时,我还会有一丝懊悔和不安。

如果有如果,假如我当初想尽办法去一个研究所,或者是以应届生身份进入国企等单位,我会不会就少一些焦虑呢?会不会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过正常人的生活?

谈谈所谓的职级

最近,网上频频曝出阿里高职级员工的丑闻,吃瓜群众看得可真是热闹。

公司为了让底下员工往期望的方向努力工作,制定出一系列的规矩,美其名曰价值观。符合这套价值观的员工,可以提升职级并获得相应的物质奖励。

所以高低职级只不过是说明,你在这套游戏规则里比较会玩,要么是会包装、要么是进入这家公司前你拿到了谈价的筹码。

不可否认地高职级的人中有能力强的,但它真心不代表一个人的技术高低(技术本来就不是一个标量,无法用高低评价),也不代表他的人品好坏。

在意识到这些之后,我很难对所谓高职级有迷之崇拜、也不会对低职级就傲慢而视。然后这场游戏于我而言,就变得索然无味了。但是为了获取物质积累,又不得不去迎合规则,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可真是太 TM 矛盾了。

真希望,以后可以有一份能当事业的工作,不只是为了物质回报那种。

读书读傻了

最近看了油管上一些都市传说的视频,我的脑洞也是突然大开。我曾经对课本教的内容深信不疑,这些塑造了我的世界观、价值观。

而现在,我认为我所知道的,不过是别人想让我知道的。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很多,是课本上没有记载也无法解释的。

可能就是读书读傻了吧,每天想这些七的八的,才让自己没有办法随大众一样生活。

『猎人杂货铺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