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一年,我的状态还好吗? | 猎人杂货铺

毕业一年,我的状态还好吗?

昨晚在知乎上看到这个话题,猛然发现,我已经快毕业一年了。一时想了很多,差点再一次失眠,总的来说,生活有在变好,但槽点也是不少。

关于生活

工作之后,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租了个小单间。单间虽小,该有的家具都有。远离了学生时代的集体宿舍之后,睡眠质量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每天可以睡到 8 点甚至更晚,喝点牛奶吃点面包当早餐,20 分钟的路程可以到公司,然后开始一天的「搬砖」。「如果」不用加班,6 点半以后可以下班,回到小区后,跑跑步或者练练 keep。早早洗澡洗漱,上床看看书给自己充充电,在 11 点半前准备入睡。

周末会去超市逛逛, 如果胃口大开,可能会选一家店吃个大餐,如果有闲情逸致,会去附近的电影院看电影,或者是到海边散散步。

关于爱情

很庆幸,我这样一个快被打上「注孤生」标签的人,能在毕业前遇到她。

很不幸,工作没有在同一个地方,异地也快一年了。平常大多时间都是在微信上沟通,每缝节假日或者挑一个不那么忙的周末,我去看她或者她来看我。

相处的时间很短暂,相处的方式也很简单,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找一家店吃顿好的。分别的时候总是很难受的,会想着「要尽快结束异地才行了」。

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制造浪漫的能力也是天生不足,还好她没放弃,当然我也在尽力学着变好(比心)。

关于工作

研究生第一年的时候,和小伙伴一起创建了个校内 PT 站。作为技术站长,同时也是唯一的开发人员,我走上了全栈开发这条「不归路」。服务器要维护、站点后台、网站前端也要开发,还要采用各种手段分析和优化站点的访问速度。

在毕业校招的时候,三年的全栈经历为我转行进入互联网起了很大的帮助作用,不然我可能现在正在开发嵌入式系统或者是在某家研究所「搬砖」。

进入公司不久,我被安排了「优化流程引擎」的工作内容,这部分内容还是比较新而且有意思的。很多时候是在研究目前开源的流程引擎 Activiti、JBPM、Camunda,思考如何把它们运用到现有的系统中。

花了大概 2 个月的时间,我完成了技术选型、Camunda 接口包的开发并引入到现有系统中。加班加点做完的时候,还是有些成就感,然而这种成就感消散得也很快。现在想来,这个优化应该也不是非常的重要,否则便不会是让对业务还不甚熟悉的我「孤军奋战」。

再后来,接手的开发需求越来越多,过上了 996 的生活,业务的坑越陷越深,新的或者说高大上的技术也未曾接触多少,反而有点像之前维护开发 PT 站一样。成就感越来越少,危机感却愈加强烈。

最近,部门内有在搞智能客服相关的项目。在参与的过程中,我逐渐把之前学的神经网络知识捡了起来,理解开源的模型并在其基础上做修改,用于 QA 匹配场景,也算是一种自我提高。

这段时间经常有在想,毕竟念了三年的研究生,读了三年晦涩难懂的英文文献,推导并验证了三年的模型,理论和实践能力都不差,如果说我把未来都陷入越来越细的业务需求开发,应该算是一种浪费吧。

如果有机会,还是要走回「机器学习」的道路,做一些带研究性的工作。

关于爱好

大概工科男都喜欢折腾一些电子产品,我也不例外。玩 PT 的应该都想要一个 NAS,今年年初,我采购了些洋垃圾,再加上废旧笔记本的内存条和硬盘,组了个自己的 NAS。

NAS 上 加持 centos 7 + NextCloud + FRP 实现了私人网盘,再也不用担心某某盘倒闭。

毕业之前入手了个微单,平常也多数是吃灰的状态,只有在和女票出游的时候才会带上,给女票拍些美照。

暴富的美梦还是会偶尔做的,去年和老司机在 BTC 最高点入了币市,然后币市一直动荡下跌。还好投入也不算特别高,心态目前保持良好,相信「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猎人杂货铺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