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后的第十天 | 猎人杂货铺

离职后的第十天

前言

准确的说,已经是离职后的第十二天了,这么重要的决定,怎么着也该写点东西记录下吧,所以就有了这篇博文。

离职前两年

掐指一算,我已经在厦门网宿工作快两年了,时间过得真是太 TM 快了。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一直对福建省有种迷之「向往」,刚好有朋友内推,又那么巧地顺利拿到 offer,所以就没考虑搜狗、当当、华为抛出的橄榄枝,也没再看其它的机会,就选择了厦门网宿。

短短的两年里,承蒙大佬们的厚爱,加上个人的努力,自己也是拿了些成就奖。在这里,真心想感谢那些曾经给过我帮助与包容的同事们。

厦门是个好城市,网宿也是一家 NICE 的公司,如果不是因为一些不容错过的机会以及内心的执念,或许我还想继续留下来发光发热。

离职前一个月

一直对「创业」有种莫名的憧憬,想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人生状态。虽然之前也有和朋友一起做过一些事,比如创办南洋 PT、异客特产、小咚馆等等,但我相信这和真正的「创业」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一个持续创业的同事,一直以来在给我安利他们的团队、项目和最近遇到的一些机会。这就像是一种毒药,一旦在心里埋下种子,就等着它发芽,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本来打算离职,然后回广州深圳一带发展,但终究还是抵不过内心的执念,选择和「大佬」一同创业。

离职前三天

离职前三天,一直在围绕离职表单团团转,到处找人签字。其中,一个签字的同事调侃到「一直知道你在 XXX 组开发,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居然是签离职表单」。到底是大公司,流程手续很多,签字人员从普通员工到副总裁都有,而说得上话的又少之又少。

和组内的人简单聚了下,相比那些签字人员,组里的大家还是很有温度的。面对他们的疑问,我总是避而不谈去处,可能是觉得还不是时候说出来。

把带不走的家当都送人了,临走之前请部门同事吃了顿下午茶。手续办完的那个下午,把工牌还了,然后悄悄地走了。还想着在企业 QQ 上打个招呼,结果没来得及发消息就被强制下线了,真·大公司!

离职后第一天

这天早起,带着行李坐动车来到了福州。这个城市有点像西安,总有种灰蒙蒙的感觉,随处可见的电动车又像是北海这种小城市。

晚上在新家洗澡时,我脑子一抽想试试浴室门的反锁功能,就从里面反锁了。当我愉快地洗完澡后,我发现锁怎么 TM 地打不开!而此时,我没有带手机进浴室!

浴室里充满着温暖的水气,但我此刻只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浴室没有窗,里面也没有任何可以用来开锁的工具,门锁还特别地结实。想到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别人我住哪里,想到现在一丝不挂的我,我已经开始脑补登上头条的某男子了。

冷静下来之后,我打开了浴室的排气扇,试图让空气温度降下来。然后一次又一次地尝试转动反锁开关。可能是上天也觉得这个玩笑开得有点过了,本来已经打算撞门而出的我,意外地打开了门锁。成功从密室中逃脱的我,感觉就像获得了新生一样。

离职后第二天

因为新公司的办公场所还在装修,未来三个月应该都在同事家办公,所以前几天基本是在布置办公环境。

除了环境布置,还有讨论产品设计和一些简单的开发,整体的效率不高,曾经一度陷入自我怀疑的状态。附近没有比较大的食堂,只能吃外卖或者附近的小店。讲道理,一些看起来就不卫生的餐饮店,尝试起来真需要些勇气。

离职后第五天

这几天都是下雨天,断断续续地下。下雨天不想走路,所以下班后我选择坐公交回家。人懵懵的,还没到站就下车了。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人也没有路灯,我看着偶尔经过的车辆,这 TM 是真难啊!

离职后第十天

团队成员陆续就位,创业项目的教育系统已经在我脑海里有了个雏形,我也逐渐进入开发状态。

但是,为什么公司还没成立呢?说好的五月中旬成立公司,眼看就要六月下旬了,怎么就一点动静都没呢?屡见不鲜的「创业公司发不起工资」云云案例该不会这么巧地,就发生在我的身上吧?要不我再投下广州深圳的公司,找找出路?

内心慌得一批,但是生活还得继续!扯了半天,发现全是流水帐,洗洗睡了,明天继续搬砖吧!

『猎人杂货铺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