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入职腾讯后的第三个月 | 猎人杂货铺

写在入职腾讯后的第三个月

时间啊时间

时间总是过得这么快,丝毫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在深圳这个「大都市」,我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失眠的夜晚。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入职腾讯三个多月了。

最近,有看到朋友在总结他们的毕业三年、六年、十年的生活,或许我也应该写点什么?

工作

在虾皮短暂地停留,又跳到了鹅厂,我做了之前认为绝不可能做的事 —— 频繁跳槽。

拿到 Offer 后,我问了鹅厂组长几个关于工作时间、工作内容的问题,组长给的答复比较官方比较含糊,当时我就已经隐约感受到其中的「难处」了。

然而,我还是来了。个中原因,我也记不太清,也不想再细说了。既来之,则安之,那就迎难而上吧。

忙是真的忙,从早上坐到位置上之后,就会源源不断地有人来找,一直到晚上 9/10 点。

在多个人的问题之间,来回切换,有时是一个客服,有时则是一个运维。

万幸的是,有双休,尽管偶尔也会被拉着解决问题,但无伤大雅。

所以,外界传的滨海大厦黑科技,我是还没时间去感受的;深圳好玩的地方,我是还没来得及去打卡的。

忙和累有时没有必然联系,如果一天在忙于建模、编码,也许还不至于很累,每天晚上回想起这天做的事,应该还有些成就感。

身体上的累远不及心累更另人崩溃,在排查问题时,经常会灵魂拷问「为啥系统当初要这样设计」、「为何我一接手就出问题」。

好在我的内心还算强大,也算是见过了不少大(li)风(shi)大(dai)浪(ma),才可以在一次次的冲击之后,依然笑着码下去。

成长

在网宿的一位同事曾经说过「忙到没有时间成长,才是可悲」,我对此表示很赞同。还好,虽然我很忙,但还不至于没有「成长」。

微信支付毕竟是国民第一/第二支付,对技术和安全的要求相当高,在架构设计、服务治理、安全生产等方面,都有不错的技术实践。

在维护老系统的过程中,解决一个个疑难杂症之后,我对操作系统底层、系统设计、编码习惯都会有一些新的认知。比如最近在排查 PHP 扩展问题,我不得不去了解 malloc 的实现过程,以及 PHP 如何安全地操作共享内存。

内卷

最近,内卷这个词频频出现。

蛋糕就那么大,有的人更努力了,吃到了更大块的蛋糕,其他人为了保住自己的蛋糕,不得不也一样努力。最后,大家都更努力了,吃到的蛋糕却没有变多。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我是因为内卷才需要加班,还是我的加班促就了内卷?

扪心自问,我还是不想当工贼的。如果可以,我也想在 6 点完成自己的工作,然后吃饭下班,回家和女朋友撸猫(假如我有女朋友和猫)。

生活

也许只是生存

一水杯,一背包,一件 T 恤过一年。

忙碌的生活,带来的是更低的生活成本。

因为我大多数时间在公司,出租房的水电消耗相对较少,空闲时间的娱乐活动也是睡大觉之类,没有消费欲望,所以生活成本自然就低了。

为了让生活稍微多点色彩,我把吃灰了很久的 NAS 和天猫精灵又搬了出来,给通上了电。

每天早上,问候天猫精灵一句「早上好」,心情低落的时候还可以让它来点小曲。偶尔用 NAS 下个电影或者纪录片,给自己的精神世界充下电。

运动与健康

久坐的程序员,大多在颈椎、腰椎都有点小问题。最近,我也隐约感受到腰椎有些异样。

老了老了,身体不扛造了。吓得我周末有事没事,就去附近公园跑跑圈、拉拉单杠,或者和朋友打打羽毛球。

你别说,锻炼还真的有用,特别是拉伸,可以放松腰椎。坚持锻炼下去,我应该还可以 996 再战几年。

社交圈

我一直说「来了深圳,可以一起玩的老朋友应该就多了」,可惜「忙」是原罪。

刚来那会,周末还会和高中老友出来逛逛。再往后的闲暇时间里,大家也各有各的忙,相聚的兴致就渐渐少了。

特别是回归单身后,再没有人和我分享一些好玩的事,也没有人「要求」我陪着去好玩的地方,所以我在宅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胡思乱想

一个故事

晚唐有个书生,屡试不中,便加入黄巢造反大军,结果没几年造反就失败了,书生被押到京城砍头。书生很怕死,求刽子手饶他一命,刽子手说「这样吧,你跟我配合一下,我喊一二三,到三的时候我把刀剁在捆绑你的绳子上,你就马上站起来,拼命朝城西方向不停跑,跑到四下无人再停下来」。

书生于是照办,听到刽子手喊到三,就挣扎着拼命往城西跑,跑得飞快,结果真的逃出生天。多年以后,书生改名换姓在江南参加科举,竟然高中举人,然后进入官场,10 年内被提拔了多次,最后竟然当上了洛阳刺史,娶妻生子、荣华富贵。

这一天,书生在街上发现一个人很面熟,仔细一看竟是自己的恩人,当年的刽子手。于是他跑过去抱住刽子手号啕大哭,表示自己要报答他。

刽子手冷笑一声说「你还真以为自己现在还活着?告诉你吧,当年我喊到三的时候,就把你的头砍下来了,人头在城墙上挂了三天呢」。

书生恍然大悟,马上就魂飞魄散,周围一切化为乌有。

何谓真实

在失眠的时候,总是容易天马行空。

看到上面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在真实地活着呢」。毕竟生活中太容易发生意外了,有可能我在加班的时候就猝死了,有可能因热水器漏电当场挂彩。

理财

你抄底了诺安,他梭哈了白酒,我重仓了医药,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你站上了天台,他睡到了轨道,而我选择了上吊,我们都有说有笑。

—— 来自某群

有的人是「你不理财,财不理你」,我是「我理了财,财对我爱搭不理」。从最早的和同学买基金,到后来买数字货币,我无一例外地以亏本收场。

不折腾了,索性就不折腾了,毕竟也没几个钱,不亏对我来说就是赚到了。

丧丧的结尾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苟且,没有必要因为过去的不顺而意难平。

二零二零年,请继续微笑着活下去。

『猎人杂货铺 • 微信公众号』